我们都只是看客,做好自己

倘若心不再流浪,无论何处都是故乡。

我有一老友,已经死掉了。她有双相情感障碍,对药物精神依赖,长期使用LSD,不健康,不自由,认为整个世界都在拒绝她,喜摇滚,爱抽烟,很酷,出众,也很脆弱,与3、4个14、5岁的少年相互戏弄被侮辱,溺亡在夏日黎明里的一块水塘。她的社交签名留着那句:他人即地狱。她肯定喜欢这首歌。

所有的情绪、所有的感触,那么微不足道、毫无意义,说来说去都是我庸人自扰罢了。世界从一开始,就没有用我热爱它的程度来诚挚回报我的爱。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