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1不到135直播自杀

没钱买vps了……

屋顶上的司書(误)

爱,也许并非囚禁和占有,而是给予对方自由。

司書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趴在一个池塘边。左臂传来一阵剧痛,她低头看了看,发现那并非人类的手臂,而是翅膀。司書慌忙的挪动身子凑近水边,水中的倒影竟是一只(相当壮实的)大雁,它的左翼浸在一片鲜血中。
司書徒劳的挥动着右臂(翅膀),发出一声惨叫。
这时司書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什么人提了起来,然后抱在了怀中。那双手很温柔,那个人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青草香气。由于失血过多,她此刻觉得非常疲惫,于是安心的蜷缩在那个温暖的怀抱中。
司書被带到了一个木板房中,那人拉下套窗,唯一的光源是室内的五支光电灯。借着昏暗的灯光,司書看到,眼前的少年虽然容貌十分美丽可表情冰冷,他脚边的脸盆里的放着东西似乎是化学试剂。
“该不会是要把我杀死做成标本吧”
司書已经迅速适应了自己的鸟类身份,并且为自己的处境担心起来。
她摇摇晃晃的朝屋外跑,不小心踢翻了脸盆里的化学药品。少年生气了,粗暴的用绳子捆住了大雁的双脚,用手按住大雁的翅膀,又把它的脑袋夹在胯下。
司書发现自己的头部被夹在少年的裆部,这个姿势……
又是一声惨叫。
少年无奈的为吵闹的大雁进行着手术,清理子弹,给伤口消毒,然后撒上药。
少年粗暴的将绑着双脚的大雁丢到一边,自己去隔壁清理手术工具,准备了食物。
司書昏睡了过去,直到半夜醒来,她悄悄地走到门边,透过门缝朝外看,隔壁的少年正靠在火盆旁熟睡着,睡颜宛如沉静夜色一般,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投下阴影,阴影随着飘摇的火苗左右晃动着,桌子上面放着一些手稿,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字,但距离太远看不清楚。
隔日司書好奇的从打开的门钻了出去,少年已经出去了,她费力的伸长脖子去看那些手稿,是由日文书写的,并且并非完全的现代语,题目后写着作者的名字,井伏鳟二。
什么!司書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终……终于见到井伏老师了,太不容易了。
不,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穿越了吧,还穿越到倒霉的大雁身体里。
司書粘上了井伏老师,拖着受伤的翅膀,跟在少年身后田野池塘到处跑。
看到池塘,司書兴奋的跳了进去……不知为什么竟然觉得水草和生鱼十分美味(大概是饿昏了……)吞进去的食物混合着凉凉的池水划过喉咙,十分惬意。
少年静静地坐在岸边看着司書洗澡(不是)
日子就这样过去了,转眼到了秋天,虽然待在老师身边很好,但司書非常的想家,想回到原来的世界。
这天夜里,司書正趴在房顶上,三只神秘的大雁降落此地,对司書说他们有超能力,可以带她回到原来的世界。虽然司書不太相信,可是也没有其他办法。
正在商量的时候,少年看到了,他愤怒的大声喊,让大雁下来,不许逃走。
于是司書本来就被剪短的羽毛被剪的更短了,几乎是拔了毛一样贴着皮肤,完全不能飞。少年给了她很多食物,希望挽留她。
终于,在一个寒冷的秋夜,大雁和有超能力的伙伴们一起飞走了,也许,他们会带我会回到故乡吧,司書这么想着。
迷迷糊糊中司書醒了,自己正趴在图书馆的桌子上,太宰先生带来了好消息,一位新的文豪即将转生。
井伏老师吗?她欣喜的跑去迎接,结果并不是之前那个俊美的少年,而是个大叔,她不免有些失望。
“有个礼物想要送给你。”老师的声音虽然低沉,却非常动听。
递过来的是一个袖珍的马口铁小牌子,上面刻着字。
司書仔细的辨认起那些字来
“○○,在月色明亮的夜空中自由的飞翔吧”
可是真奇怪,那个名字并不是サワン,是司書的名字啊。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