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只是看客,做好自己

倘若心不再流浪,无论何处都是故乡。

桐の花(一)

标题暂定
一个脑洞下的产物,百科上看到有段关于政宗的一个侧室被秀吉抢走的故事,于是带入了姬神子……戴好避雷针,恶俗的玛丽苏预警。
结果这个开头完全就是伊达军的0章故事翻译。

正文:

昏暗的森林中,两个男人正在商量着什么,他们似乎是秘密来到这里搜寻情报,城中即将发生大规模的战争,他们计划着发动奇袭,已经获得了充分的情报,两人正打算回城。
“这是……哪里?”
不知何时,我已经身处在一片陌生的森林之中。我环视四周,发现两个不认识的人正惊讶的盯着我。
“突然从空中出现……这家伙,该不会是个间谍吧?”
其中一个人说。
“呐,小十郎,这家伙要怎么处理?”
他向同行的人征求意见,被称作小十郎的人露出迟疑的神色。
“虽说杀死女性这种事会觉得难为情……但是也没有办法。”
听到“杀死”这个词,我当即被吓了一跳。这两个人,到底想要做什么……我警觉起来。
“假如这家伙”把敌军引来的话……那我们还是杀了她吧。”
最先开口的那人说着,便向我挥刀砍来。
我本能的向后退去,没留意被露出地表交错的树根绊倒,此时刀尖正直直的抵着我的喉咙,并且还在一点点迫近,我似乎感到冰冷的剑气渗入了皮肤。
大概,就要命丧此地了吧?我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呐,小十郎,这家伙这么慌慌张张的,完全没有间谍的样子嘛。”
那人收回了刀。
我睁开眼,有点不敢相信,刚才的,是试探吗?
“确实……不过,虽然不是间谍,也不能放她逃走,倘若走漏风声,我们在这儿的事被知晓的话,奇袭就会失败。为了伊达军……”
他说着持剑朝我走来。
结果,还是要被杀掉吗?!
“这个人是谁?”
从背后传来了一个声音,我回头,说话的人右眼戴着眼罩,这特别的样子引起了我的注意。
“政宗……?这个眼罩……”在历史书上似乎读过这个人的故事。
“战国武将,伊达政宗?”
“似乎知道政宗?”
两个人的目光瞬间变得冰冷。
糟了,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那么,在这封住她的嘴是最佳处理方法了。不,还应该有更好的方法。对了,把这家伙带回城中审问,让她把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
戴眼罩的人命令道。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那两个人就用绳子绑住了我的手。
“我们人手少,也不能做到很好的监视。假如让她逃走的话,将是最坏的情况。所以绝对不能让她逃走,我来监视。”
叫小十郎的人说。
正在疑惑之际,小十郎朝我走过来,抱起我放在了马背上,被小十郎锐利的目光盯着,我不由的低下头避开他的视线。
小十郎坐在我身后,手握着马的缰绳,几乎是抱着被从背后绑住双手的我的姿势。
沿途的景色飞快的掠过我的双眼,是完全没见过的景色,远方的村庄,似乎只在时代剧中见过。
我更加疑惑,于是回头询问小十郎。
“那个,这里到底是哪?前面那个戴眼罩的,是伊达政宗吗?”
“再说废话,你生命就会有危险。”
“好不容易捡回的一条命,珍惜一下为好。”
背后传来冷冷的声音。
我乖乖的闭上了嘴。
不一会,我就被带到一座只有在时代剧中才能见到的宏伟的城——位于这里地下的,阴暗的牢房之中。
“你的身份尚未明确之前,就待在这里,别忘了给牢房上锁。”
戴眼罩的人说。
虽然成实建议,没必要将我放进牢里,理由是我既不是间谍,又被绳子捆住双手不能构成威胁。但小十郎似乎非常谨慎,认为不能放松警惕。
想到要独自一人被关在这样阴暗的牢房中,简直无法忍受……
“请等等,我不会逃跑的!”
小十郎像是没听见我的话一样,关上牢房的门,并且上了锁。
“之后会派看守的人过来,别放了带些饭菜之类的”
成实说完,就随政宗他们离开了。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这里究竟是哪?那些人又是谁?我今后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呢?
一阵不安的感觉包围着我,泪水模糊了视线。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