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只是看客,做好自己

倘若心不再流浪,无论何处都是故乡。

我是一个表面都做不到群居和圆滑的人,只是一个人的时候又会很羡慕他们,觉得他们能做到的人很了不起能力出众我以后是肯定混不好了,陷入这样的苦闷和自我否定。

一苇杭之:

我还是比较擅长一个人呆着

发呆也可以,睡觉也可以

把难过和委屈都在梦里消化

自从开始渐渐适应群居生活之后

越发的虚伪圆滑

也更加讨厌自己

因为面对的人需要我的温柔和体贴

所以我就得把疲惫的心伪装成他们需要的样子

不可以乱发脾气,不可以任性,不可以很多

我始终觉得
  
没有几个人能够完完全全了解我
         
      我埋在温和表面下的偏激和竭斯底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