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只是看客,做好自己

倘若心不再流浪,无论何处都是故乡。

(转)突然好害怕啊我男人怎么都在一起了……已经没我事了

这些都是在网上随便找的,可能有错误之处,因为我也不会找资料分析啥的,望指正😁

武田信玄写给高坂昌信的情书,据说现藏于东京大学史料编纂室(最近被雷P太多,独雷雷不如众雷雷)

源自: 蒋希琳211

武田信玄,日本战国时代诸侯之一,人称战国第一兵法师,“甲斐之虎”,川中岛合战的两位男主之一。因后院起火(其实就是被捉奸在床)被逼写下海枯石烂永不变心的保证书╮(╯_╰)╭
誓词
一、弥七郎にしきりに度々申し候へども、虫気の由申し候间、了简なく候。全くわが伪りになく候。
一、弥七郎伽に寝させ申し候事これなく候。この前にもその仪なく候。いはんや、昼夜とも、弥七郎とその仪なく候。なかんづく今夜、存知よらず候のこと。
一、别して知音(ちいん)申し度きまま、急々走り廻ひ候へば、かへって御疑ひ迷惑に候。

この条々、伪り候はゞ、当国一二三大明神、富士、白山、ことには八幡大菩萨、诹访上下大明神、罚を蒙るべきものなり。よって件の如し。
内々宝印にて申すべく候へ共、甲役人多く候间、白纸にて。明日重ねてなりとも申すべく候。

 七月五日            晴信(花押)
               
              春日源助どの

以下为翻译,见张佳玮的博客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st_read.asp?BlogID=38484&PostID=11070102 
我最近之所以常常去看弥七郎,不过是因为他最近生病了;我过去从来没有让弥七郎侍寝过,今后也绝对不会有,请你相信我。我对源助(高坂昌信的小名)的心意绝对不会有所改变。我日夜徘徊,寝食难安,就是为了我的心意无法传递给你而感到困惑不已。如果我骗你的话,我愿意接受甲斐的一、二、三大明神、富士、白山、八幡大菩萨还有诹访上下大明神的惩罚。本来这种誓言应该要写在正式的起请纸上,但是因为甲斐的神社人员管理得太严,我拿不到,只好先用一般的纸写信给你,晚一点再用正式的起请纸写。”

PS:彼时武田还叫晴信,高坂还叫春日源之助。传说武田信玄正与弥七郎鬼混时被高坂捉奸在床,被逼写下了保证书。。。。。。

继雍正給年羹尧的“朕就是这样汉子”和李世民給李治的“耶耶忌汝欲死”(爸爸想你想的快死了)之后,又发现了古代帝王将相的BH手稿一份。虽说小女生花痴的是侠骨与柔肠的结合体,可是这也太狗血了吧,我完全可以脑补出一渣男被捉奸在床后衣衫不整左支右绌的猥琐样儿,连赌咒发誓都出来了。。。

将军,您是怎么在战场上指挥若定所向披靡的。。。敢情您是和戚继光一国的妻管严??不过,名人的私生活真是多彩多姿啊。。。。

百度上找的另一段故事。
家庭闹剧之 武田晴信(1521-1573)と高坂昌信(1527-1578)
晴信在20岁时放逐了残暴的父亲信虎并篡位作了武田家当主。可能是出于外部和来自内心的巨大压力,当时的晴信生活放荡,不分日夜地沉迷于宠童。与信长类似,年轻时的晴信被家臣视为不良少年。而那位令晴信神魂颠倒的男宠便是同样拥有"战国第一美少年"之称的高坂昌信。高坂昌信元服前名为春日源助,出生一般,其父是武田家的御用商人春日大隅。昌信16岁那年,由于家庭内部纷争曾一度流离失所,而后因其美貌被晴信相中,留作小姓。是年,晴信23岁。
晴信与源助的蜜月期似乎只维持了2年,他们之间爆发了一桩至今还被人们津津乐道的情感危机。有一段时间,晴信突然对源助冷淡起来,常命令另一个小姓弥七郎侍寝,源助感到被情人背叛而非常生气。晴信察觉源助不悦,遂书写书一封交与源助,原稿现存于日本东京大学史料编纂所“我最近之所以常常去看弥七郎,只不过是因为他生病了。我过去从来没有让弥七郎侍寝过,今后也绝对不会有。请你相信我,我对源助的心意绝对不会有所改变。我龘日夜徘徊,寝食难安,就是因为我的心意无法传递给你而感到难受不已。如果我骗你的话,我愿意接受甲斐的一、二、三大明神、富士、白山、八幡大菩萨还有诹访上下大明神的惩罚。本来这种誓言应该要写在请纸上,但是因为甲斐这边的下人太多,为了避人耳目,所以暂时先用白纸写给你。如果你想要,我会再写一次正式的誓文。”原稿中出现的『候』是古日文中的叮咛语。 以『候文』书写、或是使用『御』、『春日源助』这样的字眼,都不像是一个主上对下属使用的口气,而是以平等立场与收信者谈话。这正是让这篇誓文被后世公认为情书的原因之一。请纸是打仗出征前或者祭祀典礼上用于向神祷告用的专用纸,要用请纸写信给男宠一事被诸家臣知道后无不暴跳如雷或唉声叹气。在几位老臣苦心婆似的劝告下,晴信放弃了先前的念头并从此脑筋开窍,让春日源助元服更名为高坂昌信,以家臣的身份留在身边专心治国。另一方面,收到情书的昌信大为感动,士气暴涨,开始崭露他的军事天才。对于此事,高坂昌信在他的传世著作《甲阳军鉴》里虔诚地记录道“……我蒙受主公的种种爱护,在主公的呵护下,就像一朵牡丹花似的被培育成长……主君要用全心培养家臣,家臣才能有能力……”。
除了昌信本身能力出众,晴信对他的偏爱使得他以极快的速度平步青云,不到30岁便成为武田家臣团中分量最重的一员。三方原合战后晴信病死,昌信伤心欲绝,在一条信龙(信玄同父异母之弟)的苦苦相劝下才未切腹殉情。昌信对武田家的忠诚日月可鉴,在他职业生涯末年还一手导演了家康弑子的挑拨离间的大手笔。可惜的是晴信的继承者胜赖与老臣关系处理得很差,与昌信也格格不入。
1578年,高坂昌信病死在海津城,这是晴信授予他的第一块封地。从此武田家的武运败如山倒。也许,高坂昌信在御馆之乱之前西去,这也是一种幸福吧,因为他不用如同真田昌信般亲眼见证他所敬爱的武田家覆灭的那一刻了。

都在一起了,别的家也是,已经不需要女主了。

再加一段,这里提到高坂昌信吃马场信春的醋,哈哈

最早的资料表明,“众道”,就是好男色。当然了,就象其它的那些大唐舶来品一样,“男色”只是那些贵族,僧侣特权阶级,和一些“先富起来”的庶民的兴趣而已。源义经也曾经是某位得道高僧的男宠。刚开始,大家认为这是“风雅”的表现。《平家物语》和《徒然草》里可见一斑。

因为身份越高的武将,在战场上话的时间也就越多,所以几乎每个武将身边都有不止一个的美少年。

但再看看谦信那个收他作义子的哥哥— 长尾能景,是个拥有不下一、二十个这样的美少年的大名。还有一个就是“第六天魔王”— 织田信长,他和森兰丸同葬本能寺的事迹,被传唱至今。但信长非凡的一生,使得大家没有在意这一点点的瑕疵。也可能由于信长有个美貌的老婆,也就使得大家只记住了“傻子和美女”的爱情故事,而忘却了那段凄美的殉情故事。其实是那时民风开放,大家都接受“双性恋”。德川家也有着这样不清不爽的事情,井伊直政和本多忠胜,德川四天王里就有两个,老乌龟也够强的。他可能也万万没想到他钦点的第三代将军家光也有这毛病。这是家光的师范青山忠俊教导有方,为人师表啊!

好比高阪昌信,无缘无故吃马场信房的干醋。看到人家马场成天陪在晴信身边,而自己只是呆在城里又或去作城代负责一些大扫除等街道大妈们才做的管理工作,于是就在甲阳军鉴第十七品中写下了“马场美浓守大人总是陪在(武田晴信)身边”这样令人摸不清头脑的句子。

评论(7)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