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只是看客,做好自己

倘若心不再流浪,无论何处都是故乡。

目前极化短刀的翻译,转载自百度贴吧

阿官就是虐,再虐,走催泪煽情路线,一嘴的玻璃碴……但我喜欢。

31 平野藤四郎
致主人
今天我被秘密的人带到了令人怀念的江户城。
似乎谁都认不出我,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江户城很大,走廊里也很黑。
在这样的地方,我真的能变强吗。
今天我走了好久,已经很困了。
我还会给您寄信的。每天都会寄。
为了不让主人您寂寞。
致主人
今天在江户城遇到了一个令人怀念的身姿。
前田利常大人,他很像利长大人,让我有些想哭了。
利常大人似乎要带我回加贺。啊,对了。是这样。
我可以回到加贺了。
好想和利长大人再次相见啊。为什么人类不能重新锻造呢。
致主人
加贺是个很好的地方,如果和主人您一起走,
您一定也会很高兴的。
我这么一想就突然想要回来了,明天应该就能回来。
虽然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变强,但我感觉主人好像在哭,所以我会回来。
请您再等一会。
――――――――――――――
平野藤四郎原为前田利长所有
利长在庆长10年(1605年),将平野藤四郎向德川秀忠献上
而在元和3年(1617年),秀忠把平野藤四郎赐予利长的弟弟利常
也就是说,平野藤四郎曾离开过一次前田家,12年后又再次回到了前田家
前田利长是加贺藩初代藩主。加贺藩祖前田利家的嫡子
年轻时是织田·丰臣旗下的指挥官
在秀吉死后带领加贺藩度过危机,奠定了加贺前田家的基础
在晚年由于没有儿子,指定弟弟前田利常为养子继承藩主之位

33 厚藤四郎
致大将
我现在来到了筑前。
对对,就像你猜的那样,是我曾经的主人之一,黑田大人那里。
他在我的历代主人中也是一位智谋过人的人,
既然来了这,我打算学几招兵法再回来。
修行结果,你就好好期待吧!
致大将
哎呀……想从黑田大人那里学习果然很辛苦。
虽然我没觉得可以轻松学会,
但也有我的思考速度跟不上的事,有点沮丧。
不过,对于艰苦的修行我早就有所觉悟了,
可不能因为这种程度就倒下啊!
就是这样,我还要过一阵子才能回来。
希望在我不在的时候,弟弟们不会太勉强自己。
致大将
我差不多决定结束修行,回你那里去。
兵法的学习……还算可以吧。能做到的,我都做了。
还有,我学到了更重要的事。那就是,对待家臣的方式。
居于高位者,根据他如何把握家臣的心,
可以做到的事就会有所改变。
关于这个,我也有很多弟弟,感觉上能明白。
我觉得大将在这一点上做得很好,
但,我想现在的我可以在大将无法做到的事上辅佐大将。
请期待吧。
――――――――――――――
厚藤四郎曾经是黑田官兵卫所有,其后向丰臣秀次献上
在信中只叫黑田的姓是因为厚藤四郎并没有在黑田家传来
黑田官兵卫是筑前国福冈藩祖,本名黑田孝高
在现代,通称黑田官兵卫以及隐居剃发后的号黑田如水比较有名
曾是织田·丰臣的家臣,后为秀吉的侧近
在秀吉旗下作为参谋和军师工作,被评价为「今世的张良」
在江户时代,有从黑田家臣中选出24名精锐的「黑田二十四骑」

45 乱藤四郎
致主人
现在,我来到了京都。也就是所谓的寻找自我吧。
令人怀念的京都街道。不过在以后也要变成荒野就是了。
实在是过去太长时间,我都要迷路了。
我想探险一下,今天的信就到这里。
还会再写的~。
致主人
哎呀,真头疼。
因为我四处逛,结果被当成迷路的孩子保护起来了。
啊,用不着担心。我待在熟人的家里。
领走我的是细川胜元先生。给我取了这个名字的原主人。
不过,他好像认不出是我,
那就让他请我吃鲤鱼吧,我很平安~。
致主人
人类真是不可思议呢。即使擅长文学,
拥有政治才能,也还是要引起战乱。
果然,是因为脑子太好的人会去想多余的事,
反而变得不好了吗?
嗯。我开始担心主人在我不在的时候,
是不是在想不好的事了。
主人只要被我的魅力迷倒就好了。
好,既然决定了,那么寻找自我也结束吧。我要回来了~。
――――――――――――――
乱藤四郎之名来自细川胜元
在胜元所有时,胜元将吉光的短刀取名为乱吉光
被称为「细川的乱藤四郎」
细川胜元是细川京兆家11代当主,应仁之乱中的东军总大将
应仁之乱一般认为是由细川胜元和山名宗全的争斗引发
在这持续10年的战争中,成为主战场的京都完全化为了荒野
由于应仁之乱的影响加速了幕府和守护大名的衰退,成为了进入战国时代的契机

47 五虎退
致主人
我想要变得拥有打倒老虎的力量,如此拜托之后,
我就被带到了令人怀念的越后。
虽说令人怀念,但我还是孤身一人,在我不安得要哭出来的时候,
有人温柔地向我搭话了。
在我回头一看,在那里的是景虎大人……上杉谦信公,我因为太过想念他,
终于大声哭了出来。
就这样,我真的能打倒老虎吗?
致主人
我问景虎大人,要打倒五只老虎应该怎么办才好,结果被景虎大人笑了。
他说日本根本没有老虎,即使有估计我能打倒的也就只有小猫。
在我要哭出来的时候,景虎大人提出了一个主意。
我和被称为越后之虎的景虎大人切磋,
总共赢过景虎大人五次就当成是打倒了老虎就好。
即使不是老虎,景虎大人也是一位相当强的人。我究竟能不能赢过五次呢?
致主人
景虎大人再次过世了。
那么强大的人竟然会过世,我实在是难以相信。
我再也不可能赢过景虎大人五次了。
我还,只赢过了三次而已。
但是,我依旧感觉到自己似乎也获得了景虎大人的强大。
主人,我马上就要回来了,我是不是真的变强了,请您亲自确认吧。
――――――――――――――
长尾景虎(后来的上杉谦信)从朝廷拜领了五虎退
以后五虎退便在上杉家传来
上杉谦信是越后国的武将·战国大名,被后世称为「越后之虎」
出生于上杉家旗下的越后长尾家,原名长尾景虎
在继承上杉家后改名上杉辉虎,谦信是出家后的法号
谦信统一了内乱不断的越后国,并振兴了越后的产业
在生涯中多次与各战国大名开战
特别是与武田信玄总共战了五次的川中岛之战,在后世经常作为历史创作的题材

11 今剑
致主人
为了变强,我来到了京都。
令人怀念的京都。眼中的一切都和我曾经见到的一样。
我觉得很开心,在这里四处奔跑,就遇到了一个人。
知道是谁吗?
正确答案是,义经公!
没想到还能再次和他见面!
致主人
现在我正在跟着义经公一起逃跑。
当然,我知道之后会发生的事。
并且,我知道我应该守护这个历史。但是,至少我最后可以陪在他身边吧。
……但是有一件事我很在意。义经公拥有的刀里,并没有我。
这和我的记忆不一样。到底发生了什么。
致主人
义经公逝去了。大致上就和我知道的一样。
不一样的只有一处。那就是义经公并未拥有守护刀今剑。
我知道了。
我其实是不存在的刀呢。
这样的我可以待的地方只有一处。那就是主人在的地方。
我现在就回来。我是只属于主人的守护刀。现在我明白了。
――――――――――――――
今剑在《义经记》中登场,据其中记载,为源义经的守护刀
但《义经记》并非正史,其中登场的人物及物品是否真实存在完全未知
事实上,目前也并没有发现可以说是今剑的短刀

39 前田藤四郎
致主君
今天,我为了变强,来到了京都。
我上次在这里已经是很久以前,所以我忘记路了。
真头疼。天逐渐开始变暗了。
致主君
昨天因为太暗所以没能好好写信。
对不起。
我在门前发抖的时候,被前田利政大人发现了。
是我曾经的主君。是因为年老了么,似乎并没认出是我。
因为我相当情绪低落,所以他把家中的铠甲拿出来,给我穿上了。
然后利政大人就觉得很高兴,说要把头盔送给我。
我觉得我应该不适合那个头盔,但,还是很高兴。
致主君
利政大人,又丢下我死去了。
人类真是麻烦。
总是会擅自死掉。
所以,我这么想。我应该去守护人类。
这个头盔,虽然我觉得不适合我的体型,但还是会把它带回来。
主君,我想守护人类。直到我折断为止,都请您使用我。
――――――――――――――
前田利政是前田利家的长男,平野藤四郎提到过的前田利长是他哥哥
前田的分家之一,前田土佐守家的家主

61 爱染国俊
致主人
好,修行!要变强了!
……就用这种气势跑出来了,这里是哪里?
我还以为自己是到美作了,
但这里规模很大,人也很多。
……是江户吧。不管怎么想。
致主人
既然都来江户了,那肯定要去城里啊!我成功混进去了!
但是,为什么是江户?我还以为会被送到森忠政大人那里呢。
……不过,忠政大人,是个挺奇特的人。
要是去那里,肯定会变成很辛苦的修行。
那我就在家光公这里,轻松地待一会吧。
致主人
嫁给前田家的大姬大人来江户城了。
以此为机,成为了我当时的主人,前田纲纪大人也在一起。
不过,那个时候的纲纪大人才2岁啦!
是想让还很小的孩子得到加护吧。
所谓的加护,重要的是人的想法。只有物是没用的。
所以啊,这就是家光公对孙子的关心吧。
看到这个,我再次感到我应该为了主人发挥这个力量。
这需要主人相信我。从今以后,也请多关照!

41 秋田藤四郎
致主君
主君。我现在正在那个屋子前。
说是在变强之前可以自由行动,所以我就来了这里。
在紧闭的大门的另一边,就是我曾经的主君。
我打算想个办法潜入,和他说说外面的景色。
致主君
主君。我还在那个屋子前。
这里戒备森严,连靠近屋子都很困难。
或许我需要做好被发现后斩首的觉悟。
总之,我会加油的。
如果我折断了,也请您不要太在意。
致主君
主君。我用您之前教我的折纸折了纸飞机,投进了那个人的庭院里。
如果这会成为历史改变的话,我打算老实地被折断。
因为那是写的外面景色的文章,里面还夹了一片红叶。
现在我就穿越时空去修行。如果我可以不被折断,就请让我一直在您身边守护您。
――――――――――――――
秋田实季在江户幕府成立后被幕府命令蛰居(强制隐居),在失意中度过了晚年

83 小夜左文字
致主人
我想要变强。我正是为此而启程。
我现在在肥后。曾经的主人之一,细川幽斎。
我不知道要做什么才能变强。
但是,我想我来到这里一定是有意义的。
致主人
我拜托了幽斎大人后,他高兴地说了关于小夜左文字的事。
是怎样请求别人把这刀让给自己的,之类的。
不过他应该没想到,那把小夜左文字会这样变成人的样子出现在他面前。
我问他为什么这么想要这把刀。
……他说,因为看到刀身,似乎眼前就浮现出了那复仇的故事。
致主人
多亏幽斎大人,我理解了。创造出现在的我的,是复仇的故事。
是左文字的短刀中的怨念,以及述说它的人们,创造出了小夜左文字。
所以我现在要变强,就只能拿出怨念,将其化为力量。
在最后,我定是会被更为强烈的漆黑感情所吞噬吧。
即使如此,我也想要为了你而踏上这条道路。
因为,刀的幸福就是成为主人力量。
――――――――――――――
细川幽斎(藤孝)奠定了肥后细川家的基础
后来的肥后细川家初代细川忠兴是他的儿子

49 药研藤四郎
致大将
呦,大将。有精神吗。
我现在在安土。修行是要去曾经的主人身边嘛。
对对,织田信长那里。
他被其他刀和后世的人夸张化,受人畏惧,
但在我看来他是个很有常识的普通人。
虽然这要加上“那个时代的感觉”这种说法就是了。
致大将
嗯?不觉得信长是普通人?
那我举一个例子吧。
后世有时会说他是一个否定当时的迷信和信仰的,充满革新意识的人物,
但没这回事。
织田信长适度地利用信仰,适度地否定信仰。……也就是普通人吧?
他一直带着还是刀的我就是证据。
——很锋利,但不会伤到自己的主人。这就是我背负的故事。
如果他是会否定迷信的人,就不会特地选我了吧?
致大将
天正10年5月29日。
我守望着前往京都的信长的背影。
无论是现在的我,还是信长带着的曾经的我,都无法改变命运。
如果我真的拥有故事中那不可思议的力量,
信长的自尽也就不会成功了吧。
不过,现在想这些也没用。
剩下的,就只有信长带着我,却还是切腹自尽了,这样的结果。
但是,现在的我不是只能被人带着走的守护刀。
既然我可以自己行动,那就能做到很多事。
我差不多该回来了。我只是在完成现在的我才能做到的事。

43 博多藤四郎
致主人
为了成为顶天立地的男人,我来到了博多。
即使我是短刀,也不想一直当个器量小的人。
我打算在这与我有缘的土地上学习。
不过,这之后是该怎么办呢。
致主人
我在附近走了一会,就被黑田忠之大人发现了。
黑田大人是把我从商人手上买下来的前主人之一。
这也是缘分。
机会难得,我打算在他那里打扰一会。
致主人
黑田大人是个很喜欢花钱的人。因为此事,他引起了许多问题。
不过,就是因为他是这样的人,所以才会买下我吧。
果然,金钱的流通很重要。如果太随便,就会在必需之事上出现问题。
我打算向出入博多的商人学习。这样应该就能帮上大家的忙。
希望你把这当成投资,在等我一会。
――――――――――――――
黑田忠之是筑前福冈藩第2代藩主,黑田长政的长子,黑田官兵卫的孙子
黑田的领地中包括了邻海的博多,博多是商人聚集的城市
黑田忠之由于出生在富有的黑田家,性格粗暴任性,喜爱奢华的事物
忠之的性格成为了「黑田骚动」的原因
忠之在继承藩主后建造了豪华的大船,征收士兵,进行了许多暴政
因此,后来福冈藩受到了幕府的惩罚

35 后藤藤四郎
致大将
呦,大将。有精神吗?我正在修行中。
……虽然想这么说,但修行是要做什么呢?
我是想要变成像是一期哥一样可靠的男人才提出了要修行,
本以为是会被带到战场上,但却来到了战乱结束后的时代。
不过,这里也充满了我的回忆啊,在尾张这里。
致大将
这个时候的我,是为了祝福千代姬大人的婚礼而来到了尾张。
因为我们藤四郎兄弟都作为守护刀而被重视嘛。
但是……我没有关于战斗的故事啊。
所以,我会作为守护刀被重视,
是不是因为弟弟们有被家康公拥有过呢。
哎呀,我觉得没这回事吧。
就算没有有名的故事,我本身的优秀应该也是得到认可的。
致大将
……是吗。仔细一想,还拥有家光公的血脉的人就只剩下千代姬大人了。
我认为这是因为我和她一起来到了尾张。
当然,这不是我直接有做过什么。
但在结果上,我完成了作为守护刀的职责。
嘿嘿,这么一想,就感觉很轻松了。
我能够作为守护刀存在。所以,这次我要守护好大将。
好,我差不多要回来了!
――――――――――――――
千代姬(灵仙院)是德川家光的长女,德川家纲、纲重、纲吉的姐姐
在3岁时嫁给尾张德川家的德川光友
德川家纲没有亲生子,德川纲重的血脉在孙子那一代断绝
德川纲吉虽有一男一女,但两人都早早死去
在现代继承了家光血脉的只有千代姬的子孙

37 信浓藤四郎
致大将
我现在来到了江户城。
我看到了很多熟悉的人。但是大家都没有留意我。
真是奇怪的感觉呢。
刚才,我和永井尚政大人擦肩而过了,他只是做了个有些惊讶的表情,只是这样。
虽然他是成为了我名字由来的人,但他与我的缘分似乎已经尽了。
那我究竟要去到哪里呢?
致大将
最后,带走了四处走动的我的是酒井忠胜大人。
他说感觉和我有缘。那是自然吧。
就是这样,现在我在我怀念的,并且很了解的酒井家受照顾。
虽然感觉很安心,但这样子我能变强吗?
致大将
人的生命真是虚无缥缈呢。
我在获得了人的身体后,再次守望了酒井家的变化。
人总是会留下刀,自己就先消失。
大将也总有一天会在我之前消失吗?
我这么一想,就突然想回来了。马上我就会回来,要等我哦。
――――――――――――――
信浓藤四郎的名字由来是德川家臣永井尚政的官位「信浓守」
在尚政死后向德川家献上,后来到了出羽庄内藩的酒井忠胜手上
在现代也收藏于酒井家的致道博物馆

120 不动行光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手在颤抖,文章内容的细致相反,文字写得很乱)
我说想去修行,你一定吓到了吧。
平日只是在喝酒,什么事都不干的我究竟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
但我在醒酒后,脑子清醒时,一直都觉得很害怕。
这个本丸会不会也被烧掉。
为了从恐怖感中逃脱,我一直都在喝酒。一直都是这样。
……我想要给这恐怖做个了结。
(颤抖的幅度变小了,但文字仍然很乱)
我被带到了修行之地,尾张。
啊,这太令我惊讶了。信长大人和兰丸都还活着。
只要在这里杀了光秀,我的恐怖一定就会消失。
但是,我如果这么做,就和敌人一样了。
我就会成为背叛者,被你所杀吧。
……这是在考验我吗。
这是噩梦吗。
或者。
请你放心。我没有成为背叛者。
我在想不好的事,这都被信长大人看出来了。
当然,我什么都没说。但还是被看穿了。
把现在的自己当作过去的代价,这有什么意思?他这么说。
既然信长大人都这么说了,那我已经什么都做不了了。
所以,我不会在一直看着过去,荒废现在的自己了。
我的恐怖没有消失。但要是一直逃避那永远都只能如此。
现在的我是你的剑。为了你的本丸不被烧掉,我一直会变强。

评论

热度(25)